前馬辦副秘書長羅智強:我是臺灣人,也是中國人

臺灣《中國時報》今日發表臺灣地區領導人辦公室前副秘書長羅智強的評論文章指出,我是“臺灣人”,也是“中國人”。這兩個身分認同,從來就不是、也不該是沖突對立的身分認同,恢復這兩個認同的兼容性,讓“兩岸一家親”和樂融融、交往發展,這樣的臺灣,一可免內部繼續撕裂虛耗,二可免無窮盡的兩岸對抗,而把有限的資源、心力用在發展臺灣、提升臺灣民眾福祉。找回這樣的融合認同,于百面危殆的今日臺灣,已是迫切當為的必走之路。

評論摘編如下:

“我是臺灣人,我是中國人。”在20年前,這一段身分認同與國族認同的描述句,曾經是臺灣民眾的最大公約數。但20年下來,在許多政治人物“去中國化”、“仇中國化”與“丑中國化”的三化催變下,這句話,愈來愈多人不愿或不敢開口說。

如果大家仔細回顧的話,就會發現這種認同情感的改變,也是臺灣從亞洲小龍走向亞洲孤兒的分水嶺。

過去,在臺灣人仍強烈地擁有“中國人意識”的時候,這個內部認同的最大公約數,讓20到30年前的臺灣,即便面臨極大的國際現實、“外交”挑戰,但卻能昂首闊步,向世界交出亮麗的經濟奇跡。在當時,于內,我們沒有把力量內耗于“認同”的歧異,可以團結齊力地為臺灣謀最好的發展;于兩岸,因為仍把大陸人民當成同胞手足、自家人,所以,兩岸之別只限縮在制度之爭,卻不會去放大種族之別。

也因此,在民心面,我們并沒失去大陸人民的喜歡與支持,道理很簡單,臺灣民眾把大陸人民當一家人,大陸人民也會愿意把臺灣民眾當作一家人。

這是為什么“臺灣最美的風景是人”,曾一度是大陸人民看臺灣的“最大公約數”。然而,今天,兩岸的局愈走愈僵,情勢漸漸險峻。大陸人民不再以“最美風景是人”來形容臺灣,這是因為,“中國人”3個字,在臺灣竟成了不可說的語匯,愈來愈多的臺灣民眾不自視為“中國人”,尤有甚者,讓“臺灣人”與“中國人”成為對立的兩種身分,讓一股“你死我活”的“敵我仇視”四處燃燒,才會有惡毒與惡意的歧視語言不斷四處流轉。

臺灣如此,請問,這樣的兩岸關系能不崩壞嗎?而在兩岸體量的懸殊差距快速拉大的今天和明天,把大陸人同胞推向“敵人”、“仇人”的那一邊,臺灣的生存發展能不危殆嗎?所以,當今要務就是重新讓“臺灣人”與“中國人”認同連結。至少不能讓這二個身分認同走向對立,成為一種“你死我活”的“敵我仇視”。

“我是臺灣人,我也是中國人。”這是我們的身分認同,也是我們的國家認同。

在文化的意義上,“中國”二字,指的是中華民族、中華文化與中華歷史,指的是受中華文化熏陶的我們流在血管里的血液。在臺灣除了原住民、新移民外,絕大多數人的祖先都來自唐山,這民族與文化的臍帶實在沒有理由切斷。

兩岸的對立,身分認同的對立,讓“臺灣人”與“中國人”成為不兼容,甚至對立仇視的相斥認同,只會讓臺灣的處境更艱難、更邊緣化。

我是“臺灣人”,也是“中國人”。這兩個身分認同,從來就不是、也不該是沖突對立的身分認同,恢復這兩個認同的兼容性,讓“兩岸一家親”和樂融融、交往發展,這樣的臺灣,一可免內部繼續撕裂虛耗,二可免無窮盡的兩岸對抗,而把有限的資源、心力用在發展臺灣、提升人民福祉。

找回這樣的融合認同,于百面危殆的今日臺灣,已是迫切當為的必走之路。

一項“國家民族認同”民調顯示 逾五成臺灣民眾認為自己是中國人

臺灣競爭力論壇16日發布最新“國族認同調查”民調顯示,在“請問您認為自己是不是中國人”問題下,回答是的占50.2%;在“是臺灣人也是中國人”“是臺灣人,但不必否認是中國人”“是臺灣人也可以是中國人”3個選項中選擇是的總計66.7%;在“請問您覺得自己是不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”問題下,回答是的占86.5%;在“和平統一或‘臺灣獨立’哪一項對臺灣未來比較有利”的問題下,選擇和平統一的占62%;在“請問您在這5年內有沒有去過大陸”問題下,回答去過的占29.4%。

這項民調由臺灣艾普羅民意調查公司完成,受訪人為22個縣市、年滿20歲以上者,以隨機抽取電話號碼的方式產生。有效樣本1083份,調查時間為今年10月11日-12日。

中國文化大學教授龐建國對此民調分析認為,即使臺灣經歷了從李登輝時代就開始的“去中國化”,但中華民族的血脈未被割斷,中華文化的根未被刨除。龐建國說,此項民調也顯示,年紀越輕,5年內去過大陸的比例越低,這就解釋了“天然獨”現象:一是“去中國化”的教育誤導,二是沒有實際去過大陸,形成“井底蛙”和“夜郎”的心理。事實證明,如果臺灣的年輕人多到大陸走走看看,眼見為實,會改變想法。